一次挥手,永久的等待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一次挥手,永久的等待

帖子 由 津烽 于 周二 八月 20, 2013 5:23 am

一次挥手,永久的等待
文/津烽

记得去年,还是
秋旱没完没了
肆虐的日子。芦苇
等不到秋霜冻伤手脚,
我们早已没精打采
耷拉了枯黄的脑门。
为着送你一程呵,
一湖芦苇疲惫地列队,
在皱裂的湖滩
挥不起无力的手。

你说会回来的。
只等春雨霏霏时,
我们相会于滩涂
草长莺飞的浅水边
享一回惬意的大自然。
你说这是你的家,家乡
永远是游子生命的唯一。
不管他曾经对你作过什么,
哪怕是作孽了家破人亡!

那时,你的一家子其乐融融。
一双小生命还未来得及
从卵巢里探出头来,
看一眼浑浊的天,就被
一只贪婪的手掳走了!
老伴欲哭无泪
不吃不喝,奄奄一息于巢。
“哈哈,值钱的野味!”
一个声音咆哮着!
“哟西,花姑娘的有!”
一双如日寇般贪婪的眼睛,吞噬了
餐桌上恐怖与血腥的兴奋。从此,
她成了肚中膏,
你成了形单影只的生命。

大雁呵,大雁!为何
春暖花开不再!为何
风筝的线缆,
亲呢不到你
换季的羽毛!
酷夏的热浪里,为何
湖水照不见你回家的舞影!
我们等不到你的归期,
你是担心强拆,拆了繁衍生息的家?
你是担心疯填,填了赖以生存的湖?
还是,在回家的路上
遭遇了恶毒的迷魂阵?亦或
那疯狂播撒的雾霾,窒息了你?

朋友,大雁
我们还在等待啊,
等待你回家倾诉答案!
难道,一次挥手,
竟成永别吗?




津烽
初级会员
初级会员

帖子数 : 9
注册日期 : 13-08-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